第389章 老婆,久等了(2/2)

我坚定的点头,想了想,又问他:“哥,他需要多久能恢复?”

楚浔思考片刻,道:“填魂补魄后,还需要修复,短则几十年,长则几百年,看情况吧,我也不确定。”“恩。”我点头,看向墨尘君,“陆堇桓杀过人,但那不是他的本意,看在他为了消灭苍亓做出那么大的牺牲,你能不能帮我向秦广王求求情,给他一个轮回

的机会?”

“好。”墨尘君毫不犹豫的答应。“谢谢。”我对墨尘君道了谢,复而看向楚浔,道:“哥,你不是要下界历劫吗?如果有机会,你就和陆堇桓投胎到一户人家,你要替我好好照顾他,保护他

,别让任何人欺负他。”

陆堇桓这一世,生来就是为了做阵眼,命运实在太过悲惨,下一世,我要他有人疼爱,有人保护,过的比谁都好。

“我妹妹用命换回来的人,我自然会好好护着。”

楚浔哽咽的说着,吸了一口气,“开始了。”

楚浔开始使用斗转星移的术法,抽取我的魂魄,结界里的黑气突然疯狂的撞击结界。

是陆堇桓,他在担心我,他想阻止我,可他无法冲破结界。

我双目含泪,一瞬不瞬的望着他,原来,这才是真正的命中无缘。

至此一别,永世难见,陆堇桓,永别了。

……

十年后。

我坐在虚妄海边,看着平静无波的海面发呆。

我已经在这里,整整守了十年。

是的,十年了。

十年前,楚浔用斗转星移的术法,抽取我的魂魄为陆堇桓填魂补魄时,只抽取了我两魂六魄,剩下的一魂一魄,他抽取了他自己的,因此我没有死。

楚浔可就惨了,父帝发现他插手我的事,还动用了斗转星移,气的胡子都歪了,当即罚他下界历劫,尝遍人间七苦。

原本只要历劫七十年,直接变成了七世,等于去重复一遍我经历过的七世苦难。

我只有这一世的记忆,都觉得苦的崩溃,楚浔走的时候,却是及其潇洒,说什么,不就是人间七苦吗?再苦能苦到哪里去?

结果,乐呵呵的去,哭唧唧的出生之后,他的眼泪就没停过,原因是他少了一魂一魄,脑袋不太灵光,经常被隔壁的小朋友欺负。

而我,做为这件事的主谋,本该被罚去地府,受百年幽冥火焚身之苦,父帝大人念我魂魄不稳,受不了幽冥火,便改为镇守虚妄海。这十年来,墨尘君每年都回来看我一次,给我送来温养魂魄的药材,关于楚浔在人间的事,也是他告诉我的,可我每次问他陆堇桓的情况,他却总是三缄其

口。

直到上一次来看我,我再次追问陆堇桓的情况,他望着虚妄海,答非所问的道了一句:“人间世事,不过一场虚妄。”

我恍然间明白,这也是父帝罚我来镇守虚妄海的原因。

他不希望我太执着于过往。我明白了父帝的苦心,我努力让自己接受命运,不再困苦于与陆堇桓的有缘无分,可我真的忘不了,别说百年,即便是千年,万年,只要我灵魂不灭,我都

不会忘记与陆堇桓的那段过往。

虚妄海上,风起云涌,海市蜃楼变了又变。

不知不觉已经半日过去,我动了动发麻的双腿,正准备起来散步,突然看到一道熟悉的修长身影,迎面朝我走来。

“陆堇桓……”

我当即愣住,片刻,突然反应过来,又是海市蜃楼。

这十年来,我不止一次,在海面上见过关于陆堇桓的海市蜃楼,哪怕我清楚的知道,那只是幻象,陆堇桓永远不会出现在这里,但我还是做不到无视它。

不过,这次的海市蜃楼,有点厉害,竟然出现在沙滩上。

看来虚妄海也进化了。

我笑了笑,目不转睛的看着陆堇桓的幻象。

哪怕只是幻象,我也不舍得移开视线。

那幻象脚步沉稳的走到我的面前,俯下.身子,在我的唇上印下一个冰冷的口勿。

我的心狠狠的一颤,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。

他微微勾唇,眉眼含笑的凝望着我:“老婆,久等了。”(全书完)

此章加到书签